盛名之下,其实难副

- 2018.02.19 -

如我这种只读过福尔摩斯探案集却不怎么看过东野圭吾/阿加莎作品的人自然没有办法称作为侦探迷,我只是对刑侦作品中表现出来的逻辑性/戏剧性感兴趣,在完全没有接触过任何《东方快车谋杀案》相关的作品(包括小说/前几个版本的电影/书评/致敬)的情况下,我在春假期间补完了这部2017年底的翻拍作品。

即使是我这种没有读过原作小说系列的人,我都能感受到这部作品是令人期待的,因为上映前口碑/营销以及风评无一不是在表达这种一致的情感。原作的名声自然大,普通人都应该略有耳闻,我也抱着拜读的心情想从这部17年翻拍作中一窥原作,甚至是领略一下原作的魅力。

始料未及的是,完整的电影看完下来,留给我的只有一句深深的“盛名之下其实难副”的印象。

暂且放下这种印象产生的原因探究,这部电影作品在视觉上带给人的享受绝对是一流的,虽然免不得有当代先进影像技术的加成,但是镜头以及后期的处理还是给我们真实地呈现了作品案件发生背景-雪山因故停靠的列车/案件的人物-因某种原因齐聚的包含贵族大亨仆从医生各阶层的人物/案件本身的进行过程。除了纷飞逼真的雪花雪崩,电影中的人物定妆以及服装也是下了大功夫的,里里外外透着一股精致感。影片最后的结局揭幕场景也非常的令人震感,布景完全是致敬了达芬奇的《最后的晚餐》,非常的巧妙。

可惜的是这种唯美的视觉衬不上僵硬的剧情,就如同最后致敬宗教式的致敬完全不符合思想的表达一样,割裂感太过于严重。

如果说这部电影真的能够完全阐述《东方快车谋杀案》原作,要么看过原作的都是阿炳,要么原作本身就是有问题的。从现实的角度去考量,这两种可能性都不怎么可能存在,那么只有第三种可能性-电影拍烂了。

记得有一个影评人说过,特效技术上的烂永远比不过剧情剧本上的烂,坏在面子永远比不过坏在里子。可能你会反驳,既然阿加沙的著作做内核,再怎么拍也不会烂到哪里去。诚然,影片观赏到最后,对于案件所揭示的真相以及思想自然是能让人倒吸一口冷气并且为之深思的,但是影片本身的类型是侦探悬疑,一部侦探悬疑作品,由头到尾都在故弄玄虚,推理完全无法让观众参与,只留下一个的确令人深思的结局,不得不说让人很失望。

对于我这种没有阅读过原作甚至其他阿加沙作品的非粉丝情怀观众来说,剧情才是最重要的。电影对于推理的描写实在是无法让我代入,从证据的考究以及思考推敲的过程,根本不像是符合逻辑的思考,反而像是灵机一动或者灵感的闪现,人物之间的关系推理全在主角波洛的一张嘴,没有足够的客观证据细节支持,让人觉得电影的推理实在是太主观臆断了,像是这部电影就是为了塑造波洛这个新福尔摩斯侦探形象而塑造的。

人物的塑造也不得不把我推向上述的结论,电影中出场的人物似乎都缺乏一种灵性,要说有什么特点那也只有「死气沉沉」了。所有的人物都绷着一张童年丧亲中年丧妻晚年丧子的严肃脸,仿佛世界上再也没有什么快乐能让这一车子人笑起来了,就算是案件询问中欢快的马奎斯,在询问到关键点也迅速地卸下了欢快的伪装露出了极为僵硬的沉重。所有的人物特质在这种压抑的气氛中都被冲淡了,要辨认这些人物我也只能通过面容和服装,我甚至很难去记清每个人物的职业背景,况且电影和剧本也没有花多少镜头去描写人物的特质,当然沉迷于狄更斯小说呵呵直乐的波洛算是例外,这就使得电影本身的推理体验性更差了。

结局诚然让人震撼,但其实《最后的晚餐》构景似乎没有什么必要。硬要将剧情跟这幅宗教画作扯在一起,大概就是人物的关系和画作的人物关系比较一致吧,但并没有什么宗教寓意在里面啊!

我需要去阅读原作来冲淡此时我给《东方快车谋杀案》留下的坏印象,同时我又希望导演们不要再糟蹋这些经典了。